石家庄强制执行律师网!推荐石家庄资深律师:肖贵峰

武志路、翟晋华等与张瑞利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8)冀0121民初445号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   一审   民事   井陉县人民法院   2018-06-12

  原告:武**

  原告:翟**

  委托诉讼代理人:肖贵峰,河北冀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张***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博誉,石家庄市井陉苍山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告武志路、翟晋华与被告张瑞利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2月5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2018年4月1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武志路、翟晋华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肖贵峰,被告张瑞利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博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武志路、翟晋华诉称,2017年6月09日,原告的次子武某驾驶二轮摩托车,沿建设路由北向南行至府南街路口左转弯时,与相对方向被告张瑞利驾驶的无牌照二轮摩托车相撞,造成武某医治无效死亡(2017年8月1日死亡),两车损坏,张瑞利、仇晓龙受伤的交通事故。井陉县交警大队认定被告负本次事故的次要责任。武某住院治疗期间及医治无效死亡后的丧事办理中被告分文未付。原告为医治武某债台高筑,截止今日还欠医院十多万医疗费未付。现要求被告赔偿给原告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办理丧葬事宜支出费用、被扶养人生活费、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护理费、交通费等损失中的30%共计264880.25元。

  被告张瑞利辩称,对原告陈述的事故发生经过和事故认定没有异议;答辩人在此事故中负次要责任,二原告作为死者吴国亮的法定监护人应当承担监护不利的相应责任。

  经审理查明,死者武某,男,2002年10月14日生,原籍河北省石家庄市井陉县微水镇椅子村白草凸区39号,身份证号。原告武志路、翟晋华系死者武某的父母。二原告共生育长子武国利、次子武某两个子女。

  2017年6月9日23时2分许,武某无证夜间驾驶无牌照二轮摩托车,沿建设路由北向南行至府南街路口左转弯时,与相对方向张瑞利驾驶的无牌照金城二轮摩托车(驮带仇晓龙)相撞,造成两车损坏,武某、张瑞利、仇晓龙受伤的交通事故。井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于2017年6月22日作出了井公交认字[2017]第20170004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武某负此事故的主要责任;张瑞利负次要责任;仇晓龙对其本身的损害负次要责任。对此认定书,当事人均未提出异议。

  事故发生后,武某被当即送往井陉县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1.重度颅脑损伤、双额叶脑挫裂伤、硬膜下血肿、双侧额颞大面积创伤性脑梗死、外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双侧脑疝、颅骨多处骨折、气颅;2.双侧上颌窦内侧壁骨折、左侧上颌窦前壁骨折;3.双眼眶壁骨折、左眼眶尖骨折、左眼视神经损伤;4.鼻骨、鼻中隔骨折、脑脊液鼻漏;5.颧部皮下气肿;6.头皮血肿;7.应激性溃疡;8.皮擦伤;9.电解质紊乱;10.低蛋白质血症。住院52天后,于2017年8月1日因重度颅脑损伤、气管头臂干动脉瘘、失血性休克,治疗无效死亡。花住院医疗费208214.90元(其中原告已交91000元,欠井陉县医院117214.9元,原告提供了井陉县医院出具的证明及住院预交押金收据11张)、门诊医疗费2023元(原告提供了井陉县医院出具的门诊收费票据7张)。上述医疗费共计210237.9元,原告实际支付医疗费93023元。

  原告现主张医疗费123164元(包括①井陉县医院的医疗费93023元,原告提供了井陉县医院的病历、证明、预交押金收据、门诊收费票据;②专家会诊费6800元,原告称为给武某治疗,聘请专家会诊,花费6800元,提供了井陉县医院于2018年3月1日出具的“武某于2017年.6.10至2017.8.1在我院住院手术治疗,住院期间因病情需要请医大二院专家会诊两次,会诊费分别为1500元和5300元”的诊断证明书;③外购药品费23400元,原告提供了井陉县医院规范2018年2月13日出具的“武某于2017年.6.10至2017.8.1在我院住院治疗,住院期间加强营养,陪护2人,曾按医院要求外购药品:罗氏芬、舒马坦钠、安宫牛黄丸”的诊断证明书,到石家庄市宁康药房给武某购买罗氏芬、舒马坦钠、安宫牛黄丸花费共23400元的医药药品销售清单3张)、住院伙食补助费52天×100元/天=5200元、营养费52天×100元/天=5200元、误工费8850元(原告称武某生前在微水县城康小厨饭店打工,要求按52天、每天150元计算误工费,但未提供证据)、护理费15600元(原告称武某住院期间由姑母武志梅和舅母张英文2人个护理,二人为农民,要求按每人每天150元计算住院期间的护理费,提供了武志梅、张英文的身份证复印件)、交通费11800元(原告称武某住院期间,为了方便就雇用了朋友吴某的车和人,每天付租金200元,共向吴某支付了10000元的租车费用。证人吴某到庭作证,对原告陈述无异议。提供了吴某的身份证复印件、驾驶证、行车证)、死亡赔偿金11919元/年×20年=238380元(原告提供了井陉县医院出具的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河北医科大学法医鉴定中心出具的法医鉴定意见书、身份证复印件)、丧葬费28493.5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误工费100元/天×5人×7天=350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9798元/年×20年÷2人=97980元(原告翟晋华称其长年有病,尤其次子武某去世后,精神受到打击,神志混乱,无自主生活能力,无经济来源,故主张被扶养人生活费。原告提供了井陉县微水镇椅子村村民委员会出具了“……翟晋华,平日身体不太好,患有疾病,尤其二儿子武某发生交通事故身亡后,更是精神受到打击,神志混乱,无自主生活能力,生活困难,无经济来源”的证明)、尸体存放费用8000元(原告提供了井陉县殡葬管理所出具的殡葬收费8000元的缴款书1张)、病历复印费219元(原告提供了井陉县医院出具的门诊收费票据3张)、摩托车损失2000元(原告未提供证据)等损失598386.5元。被告对原告主张的损失、提供的证据,提出如下质证意见:对死亡赔偿金、丧葬费没有异议;根据武某在事故中的责任,认可15000元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费用认可1000元;因死者武某死亡时未满16周岁,是未成年人,对被扶养人生活费不认可;医疗费只有押金单,没有收费票据,只认可门诊收费票据;对外购药和专家会诊费,由于没有医嘱以及收费发票不认可;住院伙食补助费没有异议;营养费认可每天30元;对护理人数没有异议,护理费标准应按照农林牧渔业标准;交通费认可1000元;报废摩托车,因原告没有提供财产损失的评估报告,不认可;对尸体存放费用不认可,原告提供的是殡葬收费,该费用包括在丧葬费中,属重复主张;武某是未成年人,没有权利打工,不认可误工费;复印病历费用不在赔偿范围之内,不认可。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陈述、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户口本、证明、井陉县医院住院预交押金收据、门诊收费票据、医药药品销售清单、诊断证明书、住院病历、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火化证明、户籍材料、法医鉴定意见书、护理人员的身份证复印件、吴某的身份证复印件、驾驶证、行驶证、殡葬收费票据等证实。

  本院认为,井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的第20170004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采信。按此认定书的认定,武某负此事故的主要责任;张瑞利负此次要责任;仇晓龙对其本身的损害负次要责任。

  原告主张的专家会诊费6800元,没有正式票据,不予支持。根据原告提供的证据,确定其损失为医疗费116423元(包括已支付井陉县医院的住院押金91000元、门诊医疗费2023元、外购药费234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5200元、营养费52天×20元/天=1040元、死亡赔偿金238380元、丧葬费28493.5元、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处理丧葬事宜的交通误工费3500元。武某系未成年人,原告主张的误工损失没有法律依据,不予支持。根据原告提供的证据确定其住院期间由其家人二人护理,二人的护理费可参照《河北省2017年度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相关数据》中其它服务业职工年平均工资标准确定为35785元/年÷365天/年×52天×2=10196元。原告主张的尸体存放费8000元,属丧葬费,属重复主张,不予支持。原告翟晋华(1968年出生,现年50岁)仅提供了井陉县微水镇椅子村出具的证明,不能证实其属无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人,且死者武某尚未满18周岁,故其关于被扶养人生活费的主张,理据不足,不予支持。原告主张的摩托车损失,被告不认可,原告也未提交摩托车具体损失的证据,本院无法确定损失数额,原告可待损失数额确定后另行主张。原告住院期间,护理人员的往返、购买外购药品等确需支付一定的交通费,根据本案的实际情况,酌定该交通费为2000元。原告的上述损失为医疗费116423元、住院伙食补助费5200元、营养费1040元、护理费10196元、死亡赔偿金238380元、丧葬费28493.5元、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处理丧葬事宜的交通误工费3500元、交通费2000元,共计435232.5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被告张瑞利应在交强险限额内先行赔付给原告医疗费费、死亡赔偿费用120000元。根据当事人在事故中的责任情况,确定武某承担70%的责任、张瑞利承担30%的责任,张瑞利尚应赔偿给原告(435232.5元-120000元)×30%=94569元,其共应赔偿给原告214569元。原告欠井陉县医院的医疗费可另行主张。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被告张瑞利赔偿给原告武志路、翟晋华214569元。

  二、驳回原告武志路、翟晋华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5272元,减半收取2636元,由原告武志路、翟晋华负担1036元,被告张瑞利负担16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杜志霞

  二〇一八年六月十二日

  书记员

  马丽英

上一篇:赵素玲、赵献珍等与张建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下一篇:张俊吉与秦维明、临清市路旺物流有限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