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强制执行律师网!推荐石家庄资深律师:肖贵峰

赵素玲、赵献珍等与张建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7)冀0127民初1286号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   一审   民事   高邑县人民法院   2018-05-25

  原告:赵**

  原告:赵**

  二原告委托诉讼代理人:肖贵峰,河北冀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张****

  被告: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石家庄中心支公司,住所地石家庄市桥西区中华南大街485号一江大厦B座3层。

  负责人:杨军,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尹高峰,河北锦泽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赵素玲、赵献珍与被告张建、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石家庄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阳光财险石家庄中支)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11月22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赵素玲、赵献珍委托诉讼代理人肖贵峰、被告张建、被告阳光财险石家庄中支委托诉讼代理人尹高峰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赵素玲、赵献珍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决被告赔偿原告损失150000元;2、诉讼费、鉴定费由被告负担。事实和理由:2017年3月12日19时30分许,在东驿头至西鸭鸽乡间公路处,张建驾驶冀A×××××小型轿车由南向北行驶,与行人赵素玲、赵献珍相撞。事故后,张建驾车逃逸,赵素玲、赵献珍受伤,冀A×××××小型轿车损坏。该事故张建负全部责任,原告方目前损失约150000元,待伤残鉴定后增加诉求。冀A×××××在被告阳光保险处投有全险,为此特提起诉讼,请依法裁判。庭审中,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至311308.18元。

  被告张建辩称,我的车辆投有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300000元及不计免赔险,原告的损失应由被告阳光财险石家庄中支赔偿。

  被告阳光财险石家庄中支辩称,事故车辆在我司投有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300000元及不计免赔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因被告张建肇事逃逸,在张建的行驶证、驾驶证不存在免赔事项情况下,在交强险各分项限额内予以赔偿,保留对张建的追偿权。商业三者险不予赔偿。诉讼费、鉴定费不在保险赔偿范围。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7年3月12日19时30分许,在西鸭鸽至东驿头乡间公路处,被告张建驾驶冀A×××××小型轿车由南向北行驶,当行驶到事故发生地点处时,与行人原告赵素玲、赵献珍发生交通事故。事故后,被告张建驾车逃逸。此事故造成原告赵素玲、赵献珍受伤,冀A×××××小型轿车损坏。该事故经临城县公安交通警察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张建驾驶机动车上路发生交通事故后驾车逃逸,负此事故的全部责任,原告赵素玲、赵献珍无责任。冀A×××××小型轿车所有人为被告张建,该车在被告阳光财险石家庄中支投保交强险和赔偿限额为300000元的商业三者险及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

  庭审中,被告阳光财险石家庄中支称被告张建系发生交通事故后驾车逃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不承担赔偿责任。被告张建认为投保时被告阳光财险石家庄中支未履行免责条款的提示告知义务。被告阳光财险石家庄中支提交《河北省保险行业机动车保险投保提示(2013版)》一份,证实已对投保人被告张建进行免责提示告知义务。被告张建对签名提出异议,认为非自己本人签名。本院调取被告张建提供带有其签名的样本材料原件三份,并经原告与被告张建、阳光财险石家庄中支三方质证,均对样本材料原件上“张建”签名无异议。2018年5月10日经笔迹鉴定,河北盛唐司法鉴定中心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被告阳光财险石家庄中支提交的《河北省保险行业机动车保险投保提示(2013版)》中“张建”之名不是其本人所签写。

  原告赵素玲受伤后分别在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高邑县医院住院治疗,之后到石家庄市第三医院检查,共计住院36天,支出医疗费132322.92元。原告赵素玲受伤后由其丈夫王胜利护理。原告赵素玲及其丈夫王胜利均系农村居民,从事农业生产。2018年3月29日河北盛唐司法鉴定中心出具法医临床学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原告赵素玲为七级伤残,误工期限建议为伤后至伤残评定前一日,护理期限建议为96日,营养期限建议为96日。

  原告赵献珍受伤后在高邑县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1、脑震荡;2、头皮撕裂伤;3、腰椎横突骨折;共计住院11天,支出医疗费7167.36元。原告赵献珍受伤后由其丈夫朱军志护理。原告赵献珍及其丈夫朱军志均系农村居民,从事农业生产。

  以上事实有原、被告陈述、交通事故认定书、医疗费票据、住院病案、司法鉴定意见书等证据予以证实。

  本院认为,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按各方当事人的责任比例分担,并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仍有不足的,由侵权人按责任比例予以赔偿。本案中,被告张建负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事故发生后被告张建驾车逃逸,被告阳光财险石家庄中支首先应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损失。

  订立保险合同,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的,保险人向投保人提供的投保单应当附格式条款,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说明合同的内容。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作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被告阳光财险石家庄中支提交的《河北省保险行业机动车保险投保提示(2013版)》中“张建”之名不是被告张建本人所签,不能证明其已尽到免责条款的提示告知义务,因此该商业三者险免责条款不发生法律效力。故被告阳光财险石家庄中支理应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赔偿原告损失。

  根据法律规定,参照相关标准,确定原告赵素玲因事故造成的损失有:医疗费132322.92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600元(100元/天×36天);营养费2880元(结合实际情况确定营养费为30元/天,即:30元/天×住院期间96天);误工费22920元(自2017年3月12日至定残前一日2018年3月28日,按农、林、牧、渔业平均工资标准21987元/年计算,即:21987元/年÷365天×382天);护理费5760元(按农、林、牧、渔业平均工资标准21987元/年计算,即:21987元/年÷365天×96天);残疾赔偿金103048元(河北省2016年农村居民人均年可支配收入12881元/年×20年×40%);精神抚慰金根据原告伤残等级酌定12000元;以上损失共计282530.92元。确定原告赵献珍因事故造成的损失有:医疗费7167.36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100元(100元/天×11天);营养费1650元[结合实际情况确定营养费为30元/天,参照《人身损害误工期、护理期、营养期评定规范》9.1.1标准,确定营养期为55天,即:30元/天×住院期间55天];误工费7200元[参照《人身损害误工期、护理期、营养期评定规范》9.1.1标准,确定误工期为120天,按农、林、牧、渔业平均工资标准21987元/年计算,即:21987元/年÷365天×120天];护理费3300元[参照《人身损害误工期、护理期、营养期评定规范》9.1.1标准,确定护理期为55天,按农、林、牧、渔业平均工资标准21987元/年计算,即:21987元/年÷365天×55天];以上损失共计20417.36元。

  原告上述损失应由被告阳光财险石家庄中支首先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原告,不足部分由其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赔偿原告。根据二原告的损失比例,被告阳光财险石家庄中支在交强险医疗费用限额内赔偿原告赵素玲9300元,赔偿原告赵献珍700元;在交强险死亡伤残限额内赔偿原告赵素玲102300元,赔偿原告赵献珍7700元。交强险赔偿不足部分由被告阳光财险石家庄中支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赔偿原告赵素玲170930.92元,赔偿原告赵献珍12017.36元。

  综上所述,原告赵素玲、赵献珍要求被告阳光财险石家庄中支赔偿交通事故损失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石家庄中心支公司在交强险赔偿限额内赔偿原告赵素玲各项损失111600元,赔偿原告赵献珍各项损失8400元。

  二、被告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石家庄中心支公司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赔偿原告赵素玲各项损失170930.92元,赔偿原告赵献珍各项损失12017.36元。

  上述各项限判决生效后七日内履行完毕,并将上述款项汇入以下账户:户名,高邑县人民法院;账户,141120122000005204;开户行,高邑县联社北环路信用社。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利息。

  案件受理费5844元减半收取2922元,由被告张建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耿兰敏

  二〇一八年五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

  李晓倩

上一篇: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新乐支公司、晏学红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下一篇:武志路、翟晋华等与张瑞利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